认认真真过一生(刘墉)

Posted

我对前一位朋友说:“我们都没有老去,只是经过岁月的历练,变得更豁达。’
我对后一位读者说:‘其实我也很现实,我是现在真真实实得活着。”
这使我想起有一次在“金石堂”义卖有声书时,一位朋友对我说:“你活得很认真。”
我好喜欢那句“认真”,他说中了我,我的生活哲学没什么大道理,只是认认真真地活着。面对白也面对黑,白就是白,黑就是黑,我很平凡也很勇敢,勇敢地面对眼前的一切,也在作品中说出这样的感触。
我很强调平凡,我觉得世上没有什么圣人伟人,每个人都是人,每个人都很平凡。正因为这平凡,使我们能彼此学习,互相超越;也因为平凡,使我们能感触彼此平凡的情感,且在那平凡情感中发现那可歌可泣的东西。
对于爱情和婚姻,我有了较豁达的看法。“美女爱野兽”没什么不对;“当你心碎的时候”,可能是最美的时候;“当夫妻不再同床”,可能又是一番境界。而老伴毕竟是老伴,能守着,做个伴,就够了。
对于人生,我认为世界属于每个人,任何地方都能成为“漂泊者”的故乡,“最真实的快乐”是当下的快乐,最美的时刻是“人生何处有闲情”。对于一生,既然无法再来一次,就要做到“不怨,不悔,不回头”。
对于两性关系,我强调了男女平等,认为娘家婆家一样重要,“初夜落红”不是衡量贞操的唯一方法。
对于老年人,我觉得他们就像孩子,年老是条不归路,每个人都要坦然面对,“坚持到底地活下去”。
对于残障人,我认为对生命的度量,不建筑在这生命可能有的贡献,而在于他是一个生命,有存活在这个世界,所以我们应该“再给他一个明天”。
敢于面对人生苦难的人,才不负来此一生。也只有再苦难中挣扎之后,才能得到超脱的喜乐。
那超脱的音乐就是天堂,即使到了天堂,我们仍应该有“解救诸苦”的人生观。

Auth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