皈依跟爱情一样,改了就改了,爱了就爱了留与不留,谁能奈何?人家既然要走,我们只好相送。

Posted

我们常以为自己是一切的中心,世界少不了我们,家庭少不了我们,“那个人”更少不了我们,岂知当我们离开时,固然可能造成对方的痛苦,但那痛苦正如同伤口,血不能一直流,自然会有血小板,把血止住、将伤口愈合。

想起北京法源寺一位师父对我说的——“出家的手续很麻烦,除了你要自己确定,还要你的亲人同意,尽管这样,还要在师父旁边待上一阵,观察你因缘具足了,才能让你剃度。但是,有一天你要还俗,就简单了,你当先离开,当下就还俗了。”

Author